<acronym id='6jrn2'><em id='6jrn2'></em><td id='6jrn2'><div id='6jrn2'></div></td></acronym><address id='6jrn2'><big id='6jrn2'><big id='6jrn2'></big><legend id='6jrn2'></legend></big></address>

    <code id='6jrn2'><strong id='6jrn2'></strong></code>
    <ins id='6jrn2'></ins>
    <i id='6jrn2'></i>
    <span id='6jrn2'></span>
    <i id='6jrn2'><div id='6jrn2'><ins id='6jrn2'></ins></div></i>

    <dl id='6jrn2'></dl>

  1. <tr id='6jrn2'><strong id='6jrn2'></strong><small id='6jrn2'></small><button id='6jrn2'></button><li id='6jrn2'><noscript id='6jrn2'><big id='6jrn2'></big><dt id='6jrn2'></dt></noscript></li></tr><ol id='6jrn2'><table id='6jrn2'><blockquote id='6jrn2'><tbody id='6jrn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jrn2'></u><kbd id='6jrn2'><kbd id='6jrn2'></kbd></kbd>
        1. <fieldset id='6jrn2'></fieldset>

          鬼故事主播還是鬼主播

          • 时间:
          • 浏览:28
          • 来源:国产自拍视频学生自慰_国产自拍视频在线一区_国产自拍爽爽爱

            白瑞是一個非常怕鬼的人,他從來不允許別人在他周圍討論一丁點關於鬼的事情。可直到一天深夜他誤點進一個直播間後,一切都無可救藥地改變瞭。

            夜晚上十一點,白瑞靠在床頭用手機在蜻蜓。FM上尋找書籍,以供自己睡前聽。這時,一條新消息的提示劃出屏幕上方,白瑞下意識點下去。突然,一陣驚悚恐怖的聲音在黑暗的房間中陡然響起!

            “啊……!!!”白瑞大叫著將手機就這麼從床頭被扔向瞭床尾……Σ(°△°|||)︴

            白瑞立馬將房間的電燈打開,小心翼翼地爬過去拿起手機一看。頓時放心下來。原來是他自己不小心點進瞭一個鬼事故的直播間。手機裡傳出主播陰沉可怖的描述聲和驚悚的配樂聲,白瑞聽瞭隻覺一陣毛骨悚然恐怖萬分。他是一個特別怕鬼的人,所以對這種恐怖故事的直播什麼的一直是抱著主動敬而遠之的態度。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他竟然沒有立刻就退出直播間,而是強壓下瞭心底的害怕與恐懼。揣著分分中要爆表的心跳頻率一直堅持到瞭主播講完故事開始和聽友們嘮嗑……

            “故事講完瞭,來看看大傢都說瞭什麼。”瞬間一個更加有魅惑力的低音代替瞭陰沉的配音。這是白瑞喜歡的聲音。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自己被這個聲音吸引住瞭,所就算害嚇到全身直冒冷汗,白瑞都不舍得退出這個直播間。

            “聽友‘雨夜看花’說:主播講地超好,待會兒都不敢睡瞭都。”讀瞭一遍聽眾的發言,主播頓時欣然大笑起來。“哈哈哈不用怕,相信晚上會有很多人陪你的!”

            ‘雨夜看花’又說:“不會的,我自己一個房間。”

            “聽友‘魑魅魍魎’說:主播的意思是,等一下會有很多鬼陪你睡的,你鏡子裡有鬼,你床下有鬼,你廁所裡有鬼。魑魅魍魎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哈哈哈”

            ‘雨夜看花’發瞭個恐懼的表情。“真的嗎,你們好壞,我等一下真的不敢睡瞭55555……”

            “哈哈哈……聽友‘子不語怪力亂神’說:主播能不能把背景音樂換成輕松一點的。你是新人嗎?之前都沒見過你。”主播疑惑地問到。

            “是不小心進來的。”白瑞笑瞭笑,快速地打瞭這個字發出去。

            “那既然來瞭,就別走瞭。”主播調皮地說。

            “主播聲音太好聽,舍不得走瞭……”白瑞回到。

            “哈哈哈哈哈哈……”主播羞澀地笑瞭一陣。“喜歡我的直播可以加微信群,群號是,是什麼來著?哦475057704750577047505770沒加群的都可以加一下。進來聊聊天啥的。多好啊,是吧。”

            “主播的名字是叫林冰?”白瑞看直播間裡主播上的林冰兩字問道。

            “嗯,簡單易懂的倆字兒:林冰。”林冰回答著繼續念其他聽友們的發言:“聽友‘大愛葉二毛’:主播你準備給我送啥禮物?那你想要什麼禮物呢?”

            大愛葉二毛:“我要炸雞啊。”

            林冰:“炸雞!行啊。估計送到都臭瞭吧。”

            大愛葉二毛頓時發瞭好幾個哭臉:“那算瞭吧,還是不問瞭,不知道比較驚喜。”

            “哈哈哈!一定會讓你滿意的。聽友‘媽咪媽咪哄’問:禮物是什麼鬼?哦!就是每周打賞第一名會有神秘禮物寄出。所以想要神秘禮物的小朋友們,可要多多打賞哦!”

            “自己指定想要什麼也可以?”白瑞問。

            “那就要看看你具體要什麼瞭,畢竟……嘿嘿你們懂的。”林冰怪笑到。不過他一看一個小時快要到瞭。“哎呀該下播瞭,大傢記得每周一,周三,周五晚上11點30分準時來聽我的直播哦。到時候群裡我會發鏈接,所以怕錯過的聽友可以加群。”

            “這麼快就結束啦?”白瑞突然有些失落。他還想再聽到林冰的聲音。

            “我都已經播瞭一個小時啦,時間不早瞭。大傢早點睡吧,晚安。”林冰說著便關閉瞭直播間。白瑞莫名地嘆瞭一口氣。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瞭,就短短的幾十分鐘時間,竟然沉迷於一個的聲音到如此地步。而且對方還是男人!?男人?!什麼鬼??

            不過這世上真的有鬼嗎?我的床下會有鬼嗎?鏡子裡呢?廁所呢?白瑞把自己緊緊地裹到瞭被子裡啊啊啊啊啊……不能想瞭,白瑞重重的晃瞭晃腦袋,他要把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消滅……可是,突然好想上廁所啊!白瑞看著廁所的方向,怎麼辦,好怕有鬼啊。再忍一下好瞭。對瞭,桃木劍!!白瑞用被子裹緊自己,艱難地挪到瞭電視旁。拿出瞭櫃子裡的一把桃木劍!還好沒把它扔瞭……白瑞從被子中出來,緊緊抓著桃木劍,去上廁所像是上戰場。終於他緊張兮兮地尿完,三兩下洗瞭手,便快速飛回床上瞭。

            白瑞去加瞭林冰的直播群,對方很快就同意瞭。直播群裡很吵,大傢都在興致勃勃地聊著一些自己聽到或者經歷過的靈異事件。白瑞對這個不感冒。他直接找到瞭林冰的號,申請加好友。

            白瑞的手一下一下地敲著手機的邊緣,有些期待又有些緊張地等待對方的同意。過瞭好一會兒,還沒有消息。白瑞準備睡覺,可他現在躺床上心裡仍然毛毛地,閉上眼睛那種感覺就更明顯瞭。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嗎?剛剛直播中的林冰播講瞭那麼多個鬼故事,會不會有一篇是作者的親身經歷的??比如鏡子裡的鬼?晚上真的不能照鏡子嗎?照瞭會怎麼樣??林冰腦子裡跟開火車是的不斷冒出各種恐怖的想法,到最後白瑞隻能使勁地搖晃腦袋。不能再自己嚇自己瞭。畢竟他房間就有一面大大的穿衣鏡,還是正對著床的。

            這時白瑞聽到一聲清晰的“咔嚓”聲。頓時心裡不由一緊。難道真的有鬼在自己的房間裡?其實這個聲音白瑞偶爾也會聽到。一般是在晚上夜深人靜十分,這應該是墻體內鋼筋熱脹冷縮發出的聲音。盡管知道這個,但在這種情況下,白瑞還是忍不住胡思亂想,渾身發毛。最終他還是將房間的燈打開來睡覺,這才安心多瞭。

            深夜兩點多,白瑞迷迷糊糊地終於要睡著瞭。微信消息地提示音突然響起。嚇得白瑞睡意頓消。

            “誰他媽地這麼晚給老子發消息!!”白瑞有些抓狂地拿起手機。他真不該忘記關靜音!!不過點開微信一看。竟然是林冰同意瞭他的好友請求。他這麼還沒睡??白瑞遲疑瞭一下,還是發瞭一條消息過去。

            白瑞:還沒睡?

            林冰:睡瞭兩小時,要起來錄音瞭!!

            白瑞:這麼早??

            林冰無奈:對啊,最近的工作太繁重瞭。

            白瑞:再繁重也不能不休息吧?這麼早起身體怎麼吃的消?

            林冰:沒辦法啊,工作總要做。你不也沒睡?

            白瑞頓時發瞭一連串笑哭的表情過去:我是之前聽瞭你的直播後,嚇得睡不著。我很怕鬼的。

            林冰:你傻啊?怕鬼還聽鬼故事。

            沒辦法,誰叫主播你的聲音太有魔力瞭,讓我一點進來就不想退出去瞭。

            林冰一連串得意的小表情:那隻能說明我的聲音太好聽瞭。

            白瑞:真的好聽!

            林冰:謝謝誇獎!謝謝誇獎!不過真這麼害怕還是別聽我直播瞭,不然你又嚇得睡不著瞭。

            白瑞:可能做不到瞭,誰叫我對你的聲音一見鐘情瞭呢?

            ……林冰已經不知道該回什麼瞭

            過瞭好一會兒,林冰都沒在回消息,看來是自己直截瞭當的話嚇到他瞭。就在白瑞以為林冰不會回的時候,林冰又發瞭一條消息:“你要是喜歡聽我的聲音,那你就找一段喜歡的文字,我幫你錄音。這樣你想聽的時候就可以聽。

            看到這段話,白瑞高興不由笑瞭哈哈。我還是比較喜歡聽你直播的聲音。不過既然你這麼說瞭,文字還是要錄的。哈哈哈

            林冰:呃……好吧!

            白瑞:主播傢在哪裡?沒準哪天我去那個城市的時候,咱們可以出來喝喝酒什麼的。我請客。

            林冰:我傢很偏僻的,你確定要知道?

            白瑞:我不嫌棄!

            林冰:河南鄭州上街區南口路4號。好瞭,我得開始錄音,不聊瞭。你早點睡吧,這世上沒鬼不要怕。

            白瑞:嗯,工作要做,但也要註意休息,知道嗎?

            林冰:……呃……知道瞭,謝謝。

            白瑞這次很快就睡著瞭,隻是睡得很不好,關噩一個接著一個地做。早上白瑞是被驚醒的,渾身冒著冷汗。他心有餘悸地點開微信看瞭看。確定一下是不是連和林冰的聊天都隻是一場夢。不過還好,聊天記錄原原本本存在著。

            或許是昨晚睡不好的原因,白瑞這一整天上班老是神情恍惚,工作還老出錯。還好自己是老板,不然就他這狀態可能會被罵的很慘。

            ”你昨晚幹嘛去瞭?黑眼圈那麼重。“林帆是白瑞的公司合夥人,兩人是大學室友。畢業後一起創業,關系很好。平時沒事都是一起在公司樓下的餐廳吃的中飯。

            ”昨晚一不小心進瞭一個鬼事故的直播間,被嚇得睡不著。三點多才睡的。“失眠瞭一天晚上就受不瞭,那接下來得瞭??白瑞不由得為自己嘆瞭一口氣。可是他現在就已經開始想念林冰的聲音瞭。就連他在講故事時各種bug,走調,破音。白瑞都覺得特別的萌萌噠。

            ”好吧……真搞不懂,你這個一米八的大老爺們竟然也怕鬼怕成這樣。連合同上多瞭一個零都沒發現。“林帆毫不留情地嘲笑白瑞,想想今天早上和客戶簽合同的事,還好他開會前刻意翻瞭翻合同,不該他們公司這次可要虧慘瞭。

            白瑞知道自己理虧,也沒反駁什麼。刻意地轉移話題。”你上次不是說要出差一趟?拿下一個大客戶。打算什麼時候走?“

            ”這兩天就走瞭,這次這個河南的客戶雖然有些難搞。但他們的產品在同行業來說也是明星產品的,如果能拿下代理,對公司的市場擴大會有很大的助力。“林帆說瞭這麼多,但白瑞似似乎一對一件事情感興趣。”河北哪裡??“

            ”河南鄭州啊。昨天不是和你說過瞭。這麼快就忘瞭??“林帆無奈道地敲瞭敲白瑞的腦袋,白瑞捂著頭躲開。”抱歉,最近記性不是很好。“

            ”看你這狀態,我都不能安心走瞭。“林帆輕笑地看著白瑞,也不知道是不是說真的。但白瑞這次卻順著他的話往下說:”你把客戶資料給我,這次我去。“

            林帆沉默一陣,訝異道:”你不是最不喜歡出差嗎?“

            白瑞一本正經地說謊:”剛好有一個朋友在鄭州,很久沒見瞭,順便去找一下他。“

            ”什麼朋友,還讓你千裡迢迢趕去,男的還是女的?“陳帆吶吶道。

            ”幹嘛這副要死不死的表情?我說女的,你是不是還要吃味??“白瑞調侃到。

            ”吃你媽的大頭鬼!!“陳帆罵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去?你自己去搞的定,就你現在這個狀態??“

            ”放心吧!!你趕緊把資料發給我,我明天就去。“白瑞催促道,陳帆滿臉質疑地看著白瑞。白瑞心頭也為自己莫名其妙的急切感到震驚不已,明明昨天晚上才剛認識的,連面都沒見上一面的人,自己竟然會這麼想去找林冰?可震驚之餘白瑞又有些隱隱地激動與期待。

            白瑞沒有自己一個人出差,他還帶上瞭秘書小陳。畢竟這次去鄭州主要還是去工作。私事還是等辦好正事還進行。隻是讓白瑞沒想到的是,這次來鄭州,不論是工作還是去找林冰,都總能和”鬼“這個恐怖的字眼扯上關系。

            這次的客戶是一傢行業的龍頭企業,公司在鄭州市中心的一棟特別高大上的大樓裡。白瑞站在傢公司的大樓前,忍不住放眼上下掃視一番。他和陳帆的公司才剛走上正軌,需要艱苦奮鬥的路還很長啊!在心裡稍稍一感嘆,白帆正要將視線從大樓的樓頂收回來,卻突然有一個人影出現在瞭他的視野頂端,那個人直接站在瞭樓頂的邊緣朝下看。嚇得白瑞趕緊用手指著問身邊的秘書小陳。”你看那個人是不是要跳樓?“

            白瑞抬頭看瞭看。那裡哪有什麼人影??

            ”沒人啊?白總你是不是看錯瞭?“

            ”怎麼可能?那麼明顯的一個人站在樓頂,你會看不見?“白瑞極力指著樓頂上的人影說。小陳又抬頭一看,還是一副什麼都沒發現的樣子對白瑞說:”沒人啊!陳總預約的時間快到瞭,我們得上去瞭。“

            怎麼可能??白瑞瞪著雙眼看那個人影,人影站在大樓的邊緣,雙手垂在身體的兩側,頭低低的一動不動。

            ”那裡真的沒人,白總。如果有人要跳樓,大傢早就圍過來瞭,你看這人來人往的,怎麼會除瞭你大傢都沒發現。“小陳看瞭看時間勸道。可白瑞不相信自己看錯瞭,他看瞭看四周沒什麼異樣的人們。再次把抬頭,可這次這人影卻在白瑞的眼睛看去的一瞬間突然消失瞭。什麼鬼??怎麼又沒瞭?難道真的是自己看錯瞭?可是眼花一瞬間還說得過去,他明明盯著那個人影看瞭有一分鐘之久瞭!怎麼可能是看錯瞭?想到這裡,白瑞的腦海裡瞬間跳出瞭一個想法,嚇得他趕緊搖瞭搖頭。趕緊朝樓裡走去。可身體卻忍不住地冒冷汗。

            可詭異的事情並不是隻有這一件。白瑞和小陳搭乘的電梯在第三樓層停下的時候,從外面進來瞭一個模樣和打扮都異常怪異的小女孩。這個小女孩渾身上下不管是皮膚還是衣服都是白色的,她不僅臉色發白,連嘴唇都是慘白慘白。白色頭發雜亂地籠著,把半張臉都給擋住,身上是一件白色帶著血紅色的蕾絲裙和白色的鞋子。白瑞的目光有些緊張地盯著這個小女孩,小女孩抬頭唯獨對他露出瞭詭異的笑容。白瑞這才發現,除瞭自己電梯裡的其他人包括站在他身邊的小陳都像沒註意到這個小女孩似的,沒一個人露出驚訝的表情,甚至是沒有一個人看她。怎麼會這樣?難道是現在這種打扮很流行?大傢都已經自以為常瞭??可能真的是自己大驚小怪瞭。白瑞逼迫自己不看小女孩。可眼睛不看,整個人的註意力卻緊張地放在她身上。進瞭電梯之後,女孩走到瞭白瑞的身後。白瑞有種松瞭一口氣的感覺。可誰知,剛剛走出電梯。他就感覺自己肩上一重,一個東西趴到瞭白瑞的背上。白瑞猛然扭頭一看,頓時嚇得他動都不敢動。那個小女孩的頭正搭在他的肩膀上,對著他呵呵、呵呵地笑地白瑞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小陳!小陳!“白瑞壓著聲音叫小陳。”快把我背上的孩子抱走。快點!快啊!“小陳看瞭一眼白瑞,有些莫名其妙。”白總,你背上沒有東西啊?“

            白瑞瞬間如遭雷劈。

            這麼一個活生生的人壓在自己背上,小陳竟然說沒什麼東西??更何況她還發出呵呵,呵呵的怪笑。白瑞又掃瞭一眼周圍的其他人,怎麼會沒有一個人在意這個小女孩嗎?而且這次自己不可能有再看錯,感覺錯瞭吧?難道……真的是撞見鬼瞭!!腦海裡一下子蹦出個想法來。就在白瑞心跳加速,渾身發冷驚懼到要昏厥的一瞬間,突然被小陳給叫醒瞭。”白總?你怎麼不走瞭?前面就到瞭!陳總?陳總?“

            ”怎麼回事??“白瑞有些恍惚地看著自己的秘書。同時感覺到自己肩上一個東西也沒有。”陳總你是不是生病瞭?怎麼臉色這麼蒼白?“小陳擔憂地問白瑞。

            ”你剛剛真的沒看見我背上的小女孩?“白瑞再次問道。

            ”什麼小女孩呀?陳總?這大白天的你不會是見鬼瞭吧?“

            ”對啊!這大白天怎麼會見鬼呢?“白瑞喃喃道。小陳聽不清楚白瑞的話。”你說什麼?陳總?“

            白瑞使勁搖瞭搖頭。”算瞭沒事!先工作。“

            白瑞從客戶公司出來的時候大概下午四點多,盡管工作上和客戶談的還算順利,可直到真的遠離瞭那棟樓,白瑞才真正松瞭一口氣。那棟樓太詭異,剛剛他從樓裡出來的時候,有忍不住去看樓頂。結果又看見一個人影,一動不動地站在樓頂的邊緣。

            ”把空調關瞭!“車裡,白瑞對小陳說。

            ”現在把空調關瞭,車裡會變地又悶又熱。“小陳遲疑道。”我叫你關就關!哪來那麼多話?“白瑞突然嚴厲道。他現在身上還冒冷汗!

            ”是……“

            緊張的神經放松下來後,白瑞靠著車座睡著瞭。他本來打算明天再去找林冰。可不知為什麼,上車後突然又改變瞭主意讓小陳送他去瞭林冰給的那個地址。

            ”你先回酒店。“白瑞正打算下車,卻被小陳叫住瞭。小陳看著白瑞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白總。你……“白瑞有些不耐煩。”我什麼我?有事說事!“

            小陳這才從衣服裡掏出一張東西遞給白瑞。白瑞慢悠悠地打開一看,竟然是一張黃色的符咒,上面畫著血紅色的詭異字符。頓時不悅地質問道:”你拿這個給我幹嘛?“白瑞最不喜歡一種東西,每次一看到這種和靈異扯上關系的東西,白瑞就渾身不舒服,更何況他今天已經夠倒黴的瞭!!

            ”就……昨天我奶奶給我補瞭一掛,她說我今天出遠門容易撞鬼事。硬要塞給我的。“

            ”那你還塞給我?“白瑞瞪著眼睛說道。

            ”我看下午白總在客戶公司的樣子太像撞邪瞭,而且現在天快黑瞭。所以想給您避避邪!“

            白瑞皺著眉頭想瞭想,十分不情願地收下瞭。可就在他將符咒塞進褲子口袋裡的時候,他偶然從後視鏡裡瞄到,小陳朝著前方的臉上突然露出瞭一個笑容,看上去特別詭異。隻是這個微笑一下就沒瞭。白瑞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看錯瞭,於是便問小陳:”你笑什麼?“

            ”我沒笑啊!白總你看錯瞭吧?“小陳轉頭不明所以地看瞭一眼白瑞。

            白瑞皺瞭皺眉頭。”可能吧。算瞭。“便是下瞭車。

            下瞭車之後,白瑞觀察瞭一下周圍的建築街道。他發現這條街一半房子很多,一半在搞拆遷幾乎是廢墟。所以他便朝有房子的那頭又去。可接下來任他怎麼找都隻能找到南口路10號以上的房子。這是怎麼回事?沒瞭耐心的白瑞拉瞭一個看上去比較年老的人都問路。

            ”老人傢,您知道南口路4號在哪麼?“

            老人傢想瞭一會兒後,指著對面拆遷的那條街說:”這條路門牌號在10號以前的房子都被拆沒瞭。“

            聞言,白瑞看著那邊的一片廢墟不由地長大嘴巴,不敢相信道:”怎麼會這樣?“難道林冰給瞭他一個假地址?可老人接下來的話卻讓白瑞一瞬間入墜冰窟。

            ”明明兩天前還有房子在的,結果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夜之間,連人帶房子全燒沒瞭。太詭異瞭。“

            ”什……什麼時候的事?“

            ”就20號那天晚上啊。“白瑞趕緊拿起手機一看今天是23號。那自己和林冰聊天就是前天晚上,那就是21號晚上……大火之後瞭。如果地址是真的。那那天晚上直播的是誰?和自己聊天的人又是誰?想到這裡,白瑞忽然想起前天晚上,自己就夢到鬼故事的主播林冰真的變成惡鬼瞭,還陰魂不散地纏著他。難道夢境是真的?林冰早就死於這場大火,而自己聽到的直播真的是林冰的鬼魂在直播?

            這猜測讓白瑞不禁有些毛骨悚然。可他還是不能輕易相信,也許是老人傢年紀大記錯瞭呢?白瑞朝那一片廢墟走去,想尋找一些蛛絲馬跡。

            此時已是傍晚,天色漸漸暗瞭下來。部分樓房的墻體還在,隻是門,窗什麼地都沒瞭。白瑞透過門窗的地方看進去。隻是一片空蕩蕩的空間,沒有一絲動靜,那種空間給他一種很是壓抑的感覺。白瑞突然感到很害怕。他轉身朝外面走去。可走瞭大概5分鐘之久,發現周圍還是一片靜得可怕的廢墟。白瑞穩瞭穩心神,掏出手機想打電話給小陳。卻發現手機竟然沒有一點信號!怎麼會這樣,白瑞隻好接著朝印象中的方向走去,可無論他怎麼走都走不出去。

            他終於意識到自己應該是碰到人們常說的”鬼打墻“瞭。這一想法讓白瑞恐懼到瞭極點,他徹底地慌瞭,開始朝著自以為的出口跑去,可不論他跑多少次,跑的多快停下來的時候都會絕望的發現自己還在原來的地方。而這時天已經真的暗下來瞭……可就在這時,更可怕的事情發生瞭,他竟然聽見,旁邊那棟沒有人的廢樓裡傳出瞭一陣腳步聲。而且這聲音越來清晰,明顯是朝這邊來的。白瑞死死的盯著那個方向,直到一個人影出現在視線中,白瑞的心理素質終於抵抗不住恐懼感。雙眼一黑暈瞭過去。隻是暈過去之前心中還是忍不住閃過一絲想法:

            有這麼帥氣的鬼?

            白瑞不知道後來發生瞭什麼,反正等他徹底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看到白瑞醒瞭,病房裡的三個人紛紛圍瞭過來。

            白瑞眼睛看到的第一個人是陳帆,一瞬間的茫然過後,白瑞緊張地對陳帆訴說:”我看見鬼瞭,我真的看見鬼瞭。“

            ”沒事瞭!現在沒事瞭!“陳帆溫聲安慰白瑞,可白瑞的目光瞟到瞭另一個人的臉上的一瞬間,變得異常地不可思議。”你……鬼……你?怎麼在這裡?“

            ”我會在這裡還不是以為某人當著我面暈倒瞭。“男人鬱悶道:”我這麼帥居然被人當成鬼,真是不爽!“

            ”你,你,你……“

            聽到男人的聲音。白瑞頓時更加驚訝瞭。指著他就你你你地半晌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男人頓時更加鬱悶瞭。

            ”你叫什麼名字?“白瑞終於問出來瞭。

            ”林冰!“林冰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回答瞭。

            ”你就是那個鬼故事的主播?你沒被大火燒死?那為什麼故意騙我你住在那裡?“白瑞頓時質問道。

            ”誰知道你會真來找我??“林冰頓時有些無語?難道他就是那種傳說中的瘋狂粉絲?

            ”好瞭,別神經兮兮瞭,這世上哪有鬼啊!“陳帆拍瞭拍白瑞的肩膀安慰道。

            ”好吧!“白瑞有些泄氣的同時也沒那麼害怕瞭。可下一秒他又想到瞭什麼,看著一旁的小陳說道:”可在客戶公司的時候我是真的看到樓頂有人,還有那個孩子,為什麼我可以看到,你看不到?“

            ”額嘿嘿……“面對白瑞的質問,小陳忍不住地笑瞭。白瑞看著他的笑,立刻就知道瞭其中肯定有問題。”其實我也看見瞭。那個孩子其實是公司董事長的女兒,平時最喜歡扮鬼嚇人。公司裡的人都見怪不怪瞭,大傢都有工作,自然就不會去在意她。而那個樓頂的人影是客戶公司的清潔工,他平常掃瞭樓頂的地,都會習慣性地現在樓頂眺望遠方……“

            ”既然如此你幹嘛裝作沒看見??“

            ”誰叫您上個月隻因為我說瞭一些關於鬼的事情就扣瞭我一個月的獎金?我心裡不甘心,就想嚇唬嚇唬您唄!“

            ”你……們……“白瑞簡直要被氣的吐血,一天之內居然被兩個人耍,還被嚇個半死。

            看著白瑞此刻抓狂的樣子。林冰,小陳,陳帆三人均尷尬而不失禮貌地笑瞭……

            後來,小陳和林冰出瞭病房。

            林冰一副看透一切表情問小陳:”你真的看見瞭那傢公司樓頂的人影瞭?“

            小陳無奈的搖瞭搖頭:”小女孩的事事真的,但人影我就不知道瞭是怎麼回事瞭。你怎麼會知道?“

            ”因為那是一隻因上吊自殺而不能投胎的鬼。“林冰的聲音中透著陣陣的詭異。像是從地獄裡透出的聲音。

            ”什麼??!!!“小陳驚恐地看著林冰。

            而此刻兩人身後,剛好出來上廁所的白瑞臉上頓時變得一陣蒼白……

            從這以後,白瑞不在迷戀林冰的聲音,不管他說什麼都不覺得好聽瞭,每次聽到林冰的聲音白瑞都直起雞皮疙瘩。可林冰卻是反過來對白瑞感興趣瞭,不管白瑞怎麼躲他,他總要出現在白瑞眼前晃悠來,晃悠去。白瑞不知道自己到底做瞭什麼孽。才回造成現在這種被林冰陰魂不散纏著的局面。